采編熱線:0913—3362222

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首頁 > 縣市頻道 > 澄城 > 正文

黃花菜“熱”了 南堯頭村“興”了

20年前因為客商的一句話,讓連定生看到了種植黃花菜的商機。他十分注重產品的質量,寧愿自己吃虧,也不用劣質產品濫竽充數,通過幾年的經營,他成了遠近聞名的黃花菜經銷商。隨后,他成立了合作社,引領一批村民種植黃花菜,每年還帶動50余名農村富余勞動力就業,把村里的黃花菜產業做得越大越強,激活了南堯頭村鄉村振興的一池春水。

七八月份,正值黃花菜采摘季,在澄城縣寺前鎮南堯頭村的村道旁,一輛半掛車斜停在村民連定生的合作社門前,幾個工人將一箱箱黃花菜搬上車。

“提到黃花菜,大家脫口而出就是‘黃花菜都涼了’,好像這個東西什么好事都趕不上,但這里不一樣,我們的黃花菜很‘熱’,一點也不涼!”連定生站在碼放好的紙箱旁,指揮著眾人裝車。按照約定,他要向浙江義烏的老客戶發一車200箱直條黃花菜。

“義烏那邊要得很急,半掛車一般48小時就能到。我們今年向全國發了幾萬箱黃花菜,他們包了很大一部分,不能耽誤。”59歲的連定生說話時總帶著很多數字,因為他管理著一個黃花菜合作社,必須對數字敏感。

滿載的車輛駛離后,連定生翻出筆記本,在手繪表格中浙江義烏那一欄后面,填入當日黃花菜的裝車數量和發車時間。接下來幾天,他還要將表格里山東、安徽、江西那幾欄填滿。

“最多的時候,我們一年賣800噸黃花菜,大概十幾萬箱。今年少一些,大概300噸,少一點也好,不用那么累了。”連定生笑著說,他的黃花菜事業,始于別人的一句話。

入口的東西不能糊弄人

2003年的一天,連定生在家門口乘涼,一位外地客商路過,詢問道:“你賣不賣黃花菜?有多少我都要。”連定生說,他突然意識到,這可能是改變命運的商機,雖然田里還種著糧食,但他已經有了轉型的打算。“我們這個地方缺水,黃花菜耐旱,正合適。我打聽了一下,把農資、人力等雜七雜八的東西加起來一算,一畝黃花菜要頂20多畝玉米,當時我就覺得還是種黃花菜劃算?,F在回頭看,確實是好!”回憶起當年的選擇,連定生不住地點頭。

一開始,連定生只種了3畝黃花菜,增收還不明顯,但外地客商來的時候,總是全部買走,這堅定了他繼續干下去的信心。“我做生意,講究信譽,入口的東西不能糊弄人,一定是最好的黃花菜才給客人。”連定生認為口碑是買賣的基礎,他十分注重產品的質量,寧愿自己吃虧,也不用劣質產品濫竽充數,通過幾年的經營,他成了遠近聞名的黃花菜經銷商。

做澄城最大的黃花菜供應商

隨著市場行情一路高漲,連定生種植黃花菜的規模也隨之擴大。他不僅自產自銷,同時還收購周圍幾十個鎮的黃花菜。

“最多的時候,300多個人騎著三輪車,開著輕卡來給我送貨。”連定生說,一般黃花菜每斤價格從4元到20多元不等,差異很大。但澄城縣的黃花菜品種好,蒸熟晾干后筆直,所以叫直條黃花菜,批發價最低每斤27元。

即便如此,仍然供不應求。每年6月中旬至8月初,是黃花菜售賣旺季,一天來好幾批客商,他們沖著直條黃花菜的品質,少則購買幾噸,多則上百噸??蜕痰臒崆?,讓連定生備受鼓舞。2013年,他成立了寺前鎮姿源黃花菜農民專業合作社。同時,將自家院子翻修成了一座3層700平方米的晾曬場,主動擁抱爆發式增長的市場。

黃花菜加工并不復雜,從采摘、蒸熟、晾曬,再到裝箱,一般只需要兩天,但對連定生來說,兩天的周轉期根本忙不過來,他家里所有能晾黃花菜的地方,不管是地面還是房頂,甚至飯桌和床面,都擺滿了黃花菜。連定生說:“有些客人害怕我不賣給他,直接在我家里打地鋪,等著裝好就拿走。”

經過多年打拼,連定生與澄城直條黃花菜獲得了市場的高度認可,逐漸搭建起一個涵蓋全國的購銷網絡。談到目前黃花菜產業的體量,連定生給自己豎起了大拇指,“從甘肅、山西和河南的客商那里了解到的情況看,不謙虛地說,我就是澄城最大的黃花菜供應商。”

把村里的黃花菜產業做大做強

從最開始幾萬元的買賣,到如今營業額3000多萬元的產業,連定生總是強調,這不是自己獨一份的功勞。首先要感謝澄城縣獨特的自然條件,能夠出產直條黃花菜。其次,村上給予的照顧不少,做了很多雪中送炭的事。另外,沒有村民相助,他也無法走到今天這一步。“一個人能干多大的事?都是大家幫忙,我很感恩。”

連定生沒有說假話,他曾經為擴產能的土地發過愁。2017年,村委會了解情況后,就近統籌了一塊土地,讓連定生建成了2000平方米的彩鋼廠房,專門支持他的黃花菜產業。駐村第一書記姚媛霞經常走訪連定生的合作社,在實地查看和現場交流中,為連定生出謀劃策、排憂解難。

姚媛霞說,村上十分重視連定生的合作社,不僅為其提供低息貸款,無償將村部、3個廣場充當黃花菜公共晾曬場。同時,為了維持生產,專門鋪設一條電力專線,保證旺季時黃花菜的晾曬、烘干和打包不停。“連定生大力發展特色農產品,引領了一批村民種植黃花菜,每年還帶動50余名農村富余勞動力就業。我們就是要通過大力支持連定生這樣的致富帶頭人,把村里的黃花菜產業做大做強,來保障聯農帶農富農機制有效落實,激活南堯頭村鄉村振興的一池春水。”

村民劉會妮家里種了幾畝玉米和一畝黃花菜,她閑時會到連定生的合作社幫忙,“主要就是挑揀合格的直條黃花菜,然后裝箱碼放整齊。裝一箱6元,一天能裝10箱左右。”劉會妮說,加工黃花菜的40多天剛好趕上農閑,家里黃花菜賣給連定生,再到他的合作社幫工,可以掙兩份錢,這讓自己感到很充實。

黃花菜不是餐桌上的主菜,人們無法靠它飽腹,但作為一種配菜和大餐點綴,有時又不可或缺,且別有風味。“很多客商跟我說,他們那里就喜歡吃火鍋的時候涮黃花菜,不然火鍋都不香。”連定生拿著一把直條黃花菜說,“做黃花菜生意,我不敢說能讓大家多么富有。但是,只要把這個事情干好,日子肯定比吃火鍋熱鬧多了。”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羅娜
0
本網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系及時刪除。網站法律顧問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剛慶
技術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alfredssports.com 媒體支持:陜西網渭南站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:0913-3362222 網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
国产av日韩aⅴ亚洲av